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周小川:宏觀調控的經濟描述與工程描述-1

【《財經》綜合報導】2012年金融街論壇11月18日在北京舉行,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會上發表了題為《宏觀調控的經濟描述與工程描述》的演講,介紹了央行進行宏觀調控的相關情況,以下為演講實錄:

  周小川:各位來賓、各位領導,大家早上好!

  非常榮幸參加金融街論壇。金融街的建設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就,而且仍然在逐步卓越發展,我在此首先對這個發展和當前所取得的成績表示熱烈的祝賀。同時,我們也期待著將來還會有更大的發展。另外,我們這些金融機構,包括央行在內,都對金融街的發展和提供的優良服務感到非常滿意。我們人民銀行也打算在金融街有更大的發展,我們目前國家外匯儲備經營了三點幾億美元,目前還沒有自己的辦公樓,正在計畫之中,可能會進一步也給金融街提出新的要求和希望,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幫助。

  我們想在金融街論壇上致辭不要太多,簡短一點就可以了,主要是希望我們這個論壇能夠討論一些大家所關心的實質性問題。對於中央銀行來講,大家最關心的就是貨幣政策和宏觀調控問題。那麼貨幣政策和宏觀調控問題在很多場合下也都討論過,每次開會的發言也有一點深入,根據我最近得到的一些大家的要求想講一個題目,這個題目是宏觀調控的經濟描述與工程描述。所謂工程描述就是我們人民銀行在貨幣政策司和上海貨幣市場,每個小時都在進行日常的操作,有點像工程師做具體的操作。與此同時,人民銀行總行,甚至再往上還有國務院會對這個貨幣政策的宏觀調控提出具體的目標和要求,一般都是經濟性的描述。

  所以我們列了一張圖來表示經濟性的描述是什麼樣的,比如說這次金融危機大家提出來,貨幣政策要進行逆週期的調控,不能太過於順週期。國務院對貨幣政策的要求過去一直是科學性、前瞻性,與此同時也提出了針對性、靈活性的描述。要防止調控的時候出現超調,我們所說的超調有的人說是反應過度,就是overshooting。同時有的刺激性政策要適時的退出這一類的語言。具體而言首先就是調整的方向,另外就是數量,還有就是時間特性,先調快後放慢,還是先調慢後放快。還有就是在多變量的時候,在多個調控工具的時候,要有效的選擇調控工具。如果有多個調控工具的時候,你在使用的時候要有順利。這就涉及到剛才所說的是進行正回饋還是逆回饋,所謂逆週期就是我們所說的逆回饋。比如說通貨膨脹調一個百分點,你的利率是怎麼樣?這是比例問題。時間特性無非就是先快後慢,基本上體現的就是微升的特性。如果根據累計的曲線慢慢調的話,就是積分的特性。還有就是識別調節,光是回饋調節是不夠的。

  經濟描述如果過於籠統的話,操作層面會告訴你說,你說的這個意圖不清楚,你是不是能夠把意圖說得更清楚一點?如果經濟描述方面講了一些好的詞語,把優點都要了,副作用不想承擔的話,工程方面就會告訴你說,你這個要的太高了,不可操作,不可行。另外工程方面也會從細節上告訴你對經濟系統的識別是不是正確的,是不是有偏差,調控工具的特性是什麼樣。所以實際上經濟宏觀調控系統的利弊得失應該進行比較,這個溝通是非常有用的。

  本次全球金融危機提出的最大問題就是經濟系統的順週期性,成為了這次危機的重要原因。例如評級公司的評級,例如資本市場的順週期性,特別是杠杆性借貸的順週期性,例如會計準則所產生的順週期性。基本的描述就是要求增加逆週期調節,也就是負回饋調節系統,我們有一個簡略的負回饋調節系統。從左邊(PPT)來看,經濟學上左邊是外輸變數,從回饋理論來看,可能有一個輸入變數。右邊是一個輸出變數,通過系統進行回饋來進行調節。狀態變數有可能不能直接檢測到,所以需要用一些可觀察的變數來觀察我們這個系統的狀態。因此我們說,大家也不斷的在改進統計指標,在創新新的指標。比如說現在大家比較注意觀察的PMI,有一些新的指標能夠來及時反映這個系統的狀態。

  這個回饋如果是正回饋,就容易使系統發生振盪和不穩定,負回饋就保持了系統的穩定。所以我們說,調控首先從對象來講,我們給出三種情況:

  第一種是我們正常的經濟波動,假設它是一個正弦坡變動的話,那麼經濟的調節是和正弦坡正好相反的一個反向的調節,也就是說經濟熱的時候調控量要減一些,這個道理上來說非常容易,這樣的話會增強系統的穩定性,會使狀態越來越符合你的要求。但是與此同時也提出一個挑戰,也就是說,假如系統狀態的測量有所滯後的話,你想做的是一個負回饋的,是一個逆週期的調節,但是實際上就會出現相位差。也就是說,你觀察到紅色的線如果有時間滯後的話,那麼你的負回饋可能不是完完全全的負回饋,存在相位上的差別,就會導致調控上的一些問題。

  第二種系統有時候會有擾動,狀態會發生變化,有一種變化我們叫做脈衝式擾動。系統有這樣的擾動,你應該進行什麼樣的反應?我們下麵這個反應是屬於先快後慢的反應,具有比較強的微分特徵的反應。什麼是脈衝式的變化?我們在座有來自美國的客人,美國最近的颶風來了,兩天就沒有了,這樣的就基本上屬於脈衝型的變化。

  第三種是階躍型的變化,也就是像一個臺階一樣,邁上去就不下來了。我們在2008年從中國經濟來看美國次貸危機演變成經濟危機,這種經濟危機好像有一點像自由落體,像一個臺階一樣的,一下子就下來了。下來以後延續很長時間,這樣就像是一種階躍型的變化。而對於這種變化的調節究竟採取什麼策略?我們上面表示的是輸入或者是狀態,下麵是表示的調控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調控措施。

  以上我們說的都在假設使用的是單變數,狀態變數是一個,操作工具也是一個,這樣的話最簡化,容易理解。事後我們還可以把它擴大到多變量,一個相量的狀態和相量的調節。剛才提到了調控的組成部分,最可以借鑒的數量化的辦法實際上是來自於這個控制理論。也就是說,控制理論實際上對於這種調節很早就有非常清晰的數學描述。這種數學描述就體現為,如果是負回饋調節的話,或者我們說逆週期調節的話,那個調節變數的變化主要是有三個因素:一是比例因素,就是剛才說的狀態變數變化了,調節的工具採用什麼樣的數量和比例。二就是是否採用積分的辦法,用的是系統的累計變化,累計變化了一段時間以後,用累計的數量來決定調控的力度。三是微分的,就是這個狀態剛一變我就馬上反應,強調迅速性,但是收手也快,也就是說一旦系統變化了,我就立刻收一下。如果用控制系統理論的描述來講,第一項是狀態變數,第二項正好是一個積分的變數,第三項是一個微分的變數。它們各自都有一個係數,最後加起來,一個是P,一個是I,一個是B,加在一起是比例、積分、微分,這是典型的控制理論的描述。這三項也可以相加起來,也就是說你調控的結果最後既有比例特性,又有積分特性,又有微分特性。

  我們假如說用利率來調整通貨膨脹,通貨膨脹我們用的是CPI,如果用累計CPI,比如現在是11月份,我們看的CPI是從1月份到11月份的累計CPI,這個累計就是一個積分效果。或者像很多雜誌上,像《經濟學家》上往往用12個月的累計CPI或者累計平均值,最後變成12個月的累計平均值進行調控,實際上就是用物價的積分特性來調節。但是大家也知道,既然是累計速度就比較慢,如果我們特別強調對當月的環比CPI進行調控的話,實際上當月的環比是微分概念。也就是說這一個月物價變了多少,是不是調控工具就要進行調控了?這表現出微分效果。這三者之間也可以是混合的,我們說累計效果比較慢,但是系統調節比較有把握,同時系統穩定性好。快速調節、微分性的調節反應很快,但是不是太穩定,有的時候弄不好還會添亂,但是起效比較快,系統狀態能夠比較早的恢復到正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