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養老金業務或掣肘上海銀行IPO

與上海社保12年合作生變

  就當H股上市消息懸而未決之際,上海銀行IPO進程或再生變數。

  近日,一位上海銀行內部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上海銀行與上海社保長達12年的養老金業務合作斷裂,而其擁有40%的上海養老金業務,將轉至中國銀行(601988)名下。”

  據悉,目前上海每年通過商業銀行發放的養老金超過800億元,而其中上海銀行發放養老金客戶占比為40%,為第一主力銀行。

  作為備受追捧的優質存款資源,養老金業務的流失或將給正處上市關口的上海銀行帶來嚴峻考驗,“對於收入結構單一的上海銀行而言,既要保證收入的增長,又要保證其存貸比要求的達標,養老金存款業務的流失,無疑是一記重錘。”相關人士表示。

  “此舉是為了分流客戶,但是,我們從未強制要求選擇某家銀行,只是一種建議。”上海市社保基金社會服務部遊姓主任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

  截至記者發稿前,上海銀行辦公室對外負責人員吳淩雲則回應稱,對養老金相關業務並不清楚。

  現

  月

  12000

  10000

  8000

  6000

  4000

  2000

  0

  高層持續“動盪”

  數據來源:2011年各銀行年報

  上海市統計局數據顯示,近年來,養老金發放金額及戶數增長均十分迅速。2000年上海市發放離退休、退職人員養老金205.14億元,2009年為689.35億元,2010年達到783.42億元;養老金帳戶數2000年為234.23萬人,2009年為338.85萬人,2010年352.02萬人,2011年達370萬人。

  資料顯示,上海養老金業務於1998年開始由上海銀行和郵儲銀行代發。截至目前,已有11家銀行共同參與代發養老金業務。其中,上海銀行是上海市養老金發放的第一主力銀行。

  上海銀監局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末,上海銀行共承辦了上海市148 萬名離退休人員養老金發放工作,代發養老金2476 萬筆,代發資金388 億元,約占上海市養老金代發金額的40%。緊追其後的為郵儲銀行,占比為38%。

  據上海銀行2011年年報顯示,截至2011年末,上海銀行存款餘額為4663.24億元。

  滬上某銀行的一位個人金融部總經理告訴記者,“一直以來,上海市大型企業、上海事業單位退休人員養老金都是與上海銀行‘捆綁’,而上海銀行也因此佔據了上海市企業年金市場絕大部分份額。”

  然而,近日有消息稱,上海市虹口區、黃浦區等多社區服務中心工作人員表示,目前養老金業務一般只能選擇中行和建行,而在今年5月之後,養老金業務主推中行。

  本報記者致電上海市黃浦區、閘北區的一些社區服務機構,得到的回復亦是“目前只能選擇中行和建行”。而當被記者詢問如果居住地附近與上海銀行較近,能否選擇上海銀行時,工作人員卻表示,“不可以”。

  7月10日,一位上海市民告訴記者,“原來領取養老金是在上海銀行,現在要讓轉到中國銀行,沒有原因,只說攜帶身份證、戶口本、舊的銀行卡、新的銀行卡,到戶籍所在地的街道社區事務受理中心辦理。辦好轉移手續後一定要將新的銀行卡號告知原單位。”

  是否上海銀行真的遭遇了養老金“下架”的待遇?

  “我們並不知此事,而且也沒有聽說要將現有的養老金業務代發業務轉至中國銀行,如果是社保說的,那你們問社保相關部門吧。”7月10日,吳淩雲如是回復本報記者。

  遊姓主任就此對本報記者表示,“根據目前統計的數字顯示,上海市每月需要領取養老金的人數為400多萬,此舉是為了分流客戶。”遊姓主任並強調,“但是我們從未強制要求選擇某家銀行,只是一種建議。”

  上海銀行一位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上海銀行的養老金業務,如果沒有政策支持,將直接導致大量存款流失。“上海每年通過商業銀行發放的養老金超過800億元,養老金存款業務又是優質存款資源,誰都想攬在自家銀行。”

  養老金業務生變

  “從最早養老金代發業務的一家獨大,到後來參與銀行的不斷增多,上海銀行的業務範圍逐年被侵蝕,這樣的結果與其內部較為混亂的局面是分不開的。”某城商行高管人士直言。

  據知情人士透露,上海銀行與社保的決裂,根源或來自於內部高管的“動盪不安”。據一位已經從上海銀行離職的人士表示,由於上海銀行近年來內部人員變動頻繁,因此在業務發展上始終處於一個停滯的狀態。目前僅剩的40%養老金存款業務,對於上海銀行來說無疑是“鎮宅之寶”。

  “這40%的養老金存款業務轉至哪個銀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於上海銀行來說,養老金存款業務的絕對優勢在逐年下降。”該離職人士表示。

  前述上海銀行內部人士則透露,上海社保是看到了上海銀行內部管理層架構的不斷調整,為了保證養老金存款的安全性,才有分流的舉措。

  與此同時,高管人事的問題也一直是困擾上海銀行無法一展拳腳的癥結所在。“高層的屢屢變動,對一個謀求上市的城商行來說是極為不利的。”某大型商業銀行的高級管理人員告訴記者,在過去不到三年的時間內,上海銀行行長之位不僅屢次易主,董事長之位更是在長達半年的時間之內處於空缺狀態。

  2011年年底,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收購國際金融公司持有的上海銀行7%股權後,中投公司副總經理範一飛出任上海銀行董事長,而原建設銀行(601939)國際業務部總經理金煜也於去年7月“空降”擔任上海銀行行長一職。

  但據一位對上海銀行內部較為瞭解的投行人士對記者透露,儘管高層已經啟動管理架構的調整,但“目前上海銀行高層管理團隊仍未完全落定”。據瞭解,自1995年上海銀行成立以來,上海銀行內部機構就在不斷進行改革,但改革的成效並不顯著。

  2012年3月,上海銀行對外公佈,公開招聘引進中高級人才,將新設首席風險官、首席財務官、首席資訊官、總行公司業務總監、零售業務總監和人力資源總監。“更大的變化將是將原有區域的支行統一進行管理,即除上海分行外,上海銀行將分設市北、市南、市中等四個管理總部,分管各個區域的支行。如此許可權集中,各支行的風險管理部職員都將調到總部管理。”知情人士透露,“這樣的改革早在2005年就曾採用過,但後來不知什麼原因,最終被撤銷。”

  或將影響IPO進程

  管理問題或成上海銀行衝刺IPO的最大掣肘。

  另一位知情人士提醒記者,早在2006年,上海銀行江川路支行營業部原經理周裕明因挪用公款被處以有期徒刑9 年,而2011年5月再次爆出“300萬房產被上海銀行離奇拍賣”的管理問題。該知情人士稱,自從上海銀行IPO的消息傳出後,在各大產權交易平臺上,也多掛有上海銀行股權轉讓的消息,這是因為上海銀行股權清障時,股東人數超標近200倍,頻繁的股權轉讓正是為衝刺IPO能在短時間內完成而進行的。

  “但這樣往往會成為上市後引爆的‘地雷’。”納斯達克亞洲區董事總經理徐光勳表示,由於股權較為分散,股權清理很可能出現類似“蘿蔔快了不洗泥”的現象,例如股份代持等,存在尋租和法律層面風險。

  滬上某銀行業內人士表示,上海銀行的養老金業務一旦失守,將意味著上海銀行存款的大幅度下降,而這也是上海銀行存貸比能否達到上市條件的關鍵所在。

  根據2011年上海銀行年報顯示,2011年該行實現淨利潤58.06億元,僅同比增長15.47%。“這樣的增速未免有點太慢了。先不與上市的三家城商行比較,單是還未上市的城商行,上海銀行也是處於較低的水準。”香港某機構資深分析師表示。

  年報數據顯示,2011年末,寧波銀行(002142)、北京銀行(601169)淨利潤同比增長40.12%和31.51%,而上海銀行淨利潤同比僅增長了15.46%。即使是與上海銀行體量相當的未上市的江蘇銀行,2011年的淨利潤同比也增長了39.38%。

  此外,上海銀行也面臨較大的存貸比壓力。自2008年以來,上海銀行的存貸比一直呈上行趨勢,連續三年在70%以上,處於同行業較高水準。從2009年底的70.42%,上升至2010年底的72.5%,而2011年底仍達到71.61%。

  “作為收入結構單一的上海銀行,利息淨收入是其主要收入來源。但由於吸引長期資金的手段並不多,所以養老金存款業務是一個難得的籌碼。”某城商行相關人士表示。

  此外,上海銀行貸款業務也存在行業集中風險。據上海銀行近兩年的財務數據顯示,上海銀行的房地產貸款占比一直普遍較高。2010年末,上海銀行房地產業貸款和個人住房抵押貸款分別占貸款總額的15.6%和14.37%,兩者合計占30%。雖然2011年房地產業貸款下降到了14.06%,但其前五大行業貸款餘額占貸款總額的比例仍高達70.64%。
返回列表